Δ

我和秀之间,有座无形的冰山,它将我们隔开整整20↙の多╯╰年了,这20几年来,秀没管我叫过一声妈妈,她恨我,恨我把她多彩的人生抹上了灰色。

秀20来岁的时候,是个美人坯,ζ长得有红是白,水灵灵的,谁见了都喜欢,提亲说媒的踏破了门槛,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秀漂亮,又有文化,我想让她Д找个有钱的,家庭条件好的婆家。可秀偏不,她看上了高中时的同学伟,伟住在邻村,父母死的早,只有他和年迈的奶奶生活在一起,家穷得叮当响,和这样的人结婚还得受穷一辈子啊?我苦口婆心的劝秀,可她不ō听,还经常跑到伟家干这干那,说什么要用科学致富。

正在这时候,我城里的表妹来给秀提亲,小伙子家庭好工作好,只要女孩子漂亮,以后还可』以有工作。秀一听就生气了,大声的对表姨说;‘我有对۩象,马上要结婚了。’说完登上๑自行车,又上伟家去了。我气得浑身⊙发抖ψ,以前只当秀小,和伟只是闹着玩而已,⿳没想到她来真格的了。我怒气冲冲的撵到伟家,见她俩正有说有笑的在一起喂小猪,我拉起秀就走,伟追出来,我用手指着他,口无遮拦恶狠狠╢地说;‘┕▅▆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〩肉,家又穷,人又丑,我家秀就是ⓥ臭在家里,也不会嫁给这个穷光蛋。'

伟■再也没来找过秀,秀去了几次,也是悻悻而回,我松Б了一口气。以后又听人说,伟把奶奶送到姑姑╬家,自己当兵去了,这回我才真的放了心。

秀像丢了魂似的,整天把自己关在$屋子里,和谁也不说话,我想她不过是在耍小性子,过几天就好了⿲,谁知道她这一耍就是20多年埃

那以后,秀像变了个人似的,热情活泼,爱说爱笑的秀不见了,她整日郁郁寡欢,眼神暗淡无光,她从不正眼看我,也─━不和我说▓话,我知道她恨我,恨我剥夺了她Ж真爱的权利,她要惩罚我。几年前,她去了▕鞍山,过些日子ν回来时,满头的秀发不见了,穿着一身灰布僧袍,天埃。她出嫁当了尼í姑。我眼前一黑,昏厥过去。

岁月沧桑啊,如今我已经是快70岁的∩人了,一辈子做的错事数也数不清,而我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就是秀的婚事,现在我才明§白怎样才是真的Ⅷ爱儿女,这么多年来,我打过秀,骂过秀。可她依然守着心中的那份挚爱不放。看着她日渐衰老的面容,我曾在心里千万遍的说过;女儿,对不起。

¤

又是一个秋雨绵绵的日子,秀呆做在窗前,█两眼无神的望着远方,我轻轻的走到她身后,用手抚摸着她那瘦弱的双肩,哽咽着说;’秀,难道你要让妈妈带着你的恨离开人世吗?这ы╥么多年来,我一直想对你说,原谅我吧,妈妈错了‘

过了许久,秀╞终于扑到我的怀里,痛哭起来,20Ω年的委۩..屈,20年¥的苦楚瞬间化作泪水奔涌而出。我也老泪纵横。隔在我们母女之间2▒0几年的冰山终于在滚滚的热泪中,开始慢▐慢的融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