候车室里,对面那位身穿黄色风衣的时尚妹″妹↔,Ⅹ还没来得及回想,只在我一个不经◎意的低头刹那,便跟随火车的呼啸声匆匆走了去,连最后那一抹朦胧▕的背影也△渐渐散失在人→群中Φ间了。

我们Э⿺的人生也尚如此吧,和朋▉友,甚是〢恋人,З说笑着等待火车,可是下一秒钟,便不知是谁,又随着列车的呼啸声离去了′,再也没回来过ↈ。

你问过我,是他们死去了๑吗?我想应ǐ该没那么迫┐不ъ及待吧。或许他们和∪我本是不同路Л的⿶,总有◎一个时间,∣有┛人会像那位▲姑娘一样去了我不得而知的远方。

候车室里的Ⅷ人,悄悄地走了一∝位,又会悄悄地再来一位。只要我还在为车等待着,就无可√避免的经历着熟面孔的离开,新面孔δ◎的到来。

︱︳ ⓞ 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