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小生活在一个普通不过的家庭里,我收获的同样是普通不过的爱,而我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,关于家人们给予的一丝一毫都会觉得是那么地不可多得〦,更是那么地无与伦比。

当知道年近90的爷爷因为他的孙女被污蔑而差点与别人干架的时候;当看到外出打工回来的妈妈小心翼■翼地为她女儿拆开她用了好几件衣服来保护着的洋娃娃的时候;当看到病得几近无力说话ω∞的爸爸艰难地将手抬至女儿小脑袋上,并笑着说:“等〡爸爸病好了,爸爸陪你去买衣服”的时候;当听到同样挚爱的堂姐对℉妈妈说:“玉为什么不是我亲妹妹”的时候∴,我便觉得即使在那种幸福中立即死去,也会觉得无憾。

当◣然,我к不能那么做,在这万千ё-世界里我显得是那么地微不足道,但我知道,在那些爱着我的亲人眼里,我不可能是一个批量生产的物↔品,我是他们生▲命里绝无仅有的珍宝。所以,我只会不断努力,为自己,更为他们。我梦想着自己的付出Э能为他们带来希望,带来温暖♂。‖∠

不幸的是,我是一只悲哀的井底之蛙,骄傲地以为头上的那几寸天便是整个世界,我¥始终做着自己的梦,不去在乎周围人有多么急切地想去叫醒沉睡的自己。我愚蠢地认为一切都会参照着梦ю里的轨迹发展,我所∣渴求的一切会像四季交替♠一样,在相应的时间里,∵该来的一定会来。而当我意识到这些不会是一个真命题时,我已挥霍掉了大半的青春。

于是,我ζ开始努力着去弥补我所犯下的每一个错误,我不再用简单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,而是试图用细♥微努力来丰富太过简单的自己。但很多时候仍旧显得那么地迷茫,彷∩徨在阡陌纵横的人生路口中,不知道该向左转,还是右转?可我知道,即使原地踏步,也决不不能后退。

很多〓时候也会遭到一些预料之中或是之外的打击,我不想将它们都隐藏在肉体中,所以,也常常将它们化为泪水,然后无情┍地将它∏们▁▂▃▄挥洒。只是,我从来不习惯将这些不如意的种种表露给那些爱着我的►人看。我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,亦不是一个善于表露自己的人,但这不能≦说明我是┛个善于隐藏的人,我只是找不到一种能很好地展现内ミ心的方法,只是觉得将那些不┎愉快的东西表达出去之后只会让别人同你一起难过,因为自己而影≤响了别人心情的事儿真的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。

屡次的失败会让我难过,但我坚决∏不会去置理绝望,我只︱︳会在难过之后又↑悄悄地努力,虽然有些①努力显得是那〖么的漫无目的≠。我∶不希望我深爱的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不断沉沦,不断堕落的自己,我还是希望能对得起自己这一路建立起的点点滴滴,对得起默默为我付出的亲人们。

其实我想要的并不多,我清♀楚只有知足了才能常乐,所以,我只是想早&些停止父母的幸苦。我不会去要求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物质商品,但】我梦想一所♦像海子向往的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的房子。当然,它也可以不用面朝大海,但一定要春暖花开。住在那个房子里边儿的人不∞会有太多的烦恼,不↘会有太多的劳累,在那里呈↗现出的永远都是其乐┄┅融融的场景,仅此而已。虽然这还只是个梦,一个简‖单不过的梦,但我会精心地去策划,奋力地去实现。

我能为他们带去的可以不丰富,但一定会很精美,也许它们会来得很慢,但一定不会太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