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阳西下,映照在这宽阔≧的江面上,一条渡船正在缓慢地摆动着,将这南来北往的人送到对岸。渡船的旁边是一座即将竣工的大桥,连接着渡к河的两岸,ζ为这显得古老而遥远的渡河,增添了一缕现代的气息。

老人坐在渡船上,望着Ф那大桥,心思在他那古朴的旱烟管上闪耀,深吸一口┚,吐出一团白⿹烟,随风飘散,直至消失在那远方。此刻,老人的心思也似乎飘向了远方,眼神也╜迷离了起来。老人站起了身,轻轻地敲了敲旱烟管,做着这一份即将逝去的职业。每当撑着渡船,经过大桥旁时,老人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↕种怀旧的伤感,那无声的叹息,将那略显伤感悲凉的气氛传染给船上的人。每当这个时候,那些船客也流露出一丝不舍的眼神,但更多的是对大桥的渴望与期待。∟每当他们望着那大桥时,老人总能从他们的眼神中,看到那隐葬他们内心深处的渴望与欣喜。总是在不经意间,老人处于一种失落的心情,如他在吸烟时那一闪一闪的亮点,让人捉摸不透。

下雨的时候,江面总是被雾气所笼罩。老人依旧是坐在渡船上,看似悠闲的抽着旱烟,其实这是在思考着以后的人生问题。明天,大桥╫就要正式的启用。今天,或许是老人摆渡生涯的最后一天。老人的心情,似乎有些沉重,正在大口大口地吐着烟。老人无奈地☺☻叹息了一声,拖着略显沉重的步伐,开始了今天的工作。

今天的雨,似乎是在为老人而下的。雨ω中有๑一种令人沉闷的气氛,也有一种令人扑面而来的〗清新气息。渡船与大桥,又一次相遇了℃,此刻,老人的۞动作缓慢了下来,他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座大桥,这座改变了他职业与命运的桥。他仰望着大桥,抚摸着自己的船,心中不免感慨一番。一座桥,一条船,或许是两个新旧不同的时λ代,两种不同的新旧生活。这一刻,老人似乎意识到了,新的变化即将到来。或许是他的职业已Д走到了尽头,迎来︴的可能是他从未想过的变化。

雨在下,船在行,这曾经是老人最喜欢做的事。雨中行船别有一番滋味,这也是老人在百忙之中难得的快乐。老人没有文人贤士的闲雅,也没有∏农夫久旱遇雨的喜悦,有的只是见到老朋友的▊欣慰,仿佛如那久违的重逢,像雨◈滋润土地一样,浸透了老人的心。

曾经的生活,即将逝∞去,未来的生活却不知在何方→?老人从未█想过他的一生,会有这么一天。老人曾未想过自己的未来,对老人来说,如『果没有这一座桥,他的一生都将在河流上的渡ㄨ船度过,直到老去,是这样的平静而安宁。而此刻,这座大桥,改变了老人泛不起半点涟漪的宁静心态░。面对未知的未来,老人心里不免彷徨,脸上出现了一丝不该是他这种年纪的人所表现出来的迷茫。

船,是老人一生的寄托,是现实中的老Ю∈人;桥,那连接着Б未知世界的纽带∴,是未↖来的老人。人生就是这样,总是在现实与未来之间徘徊。老人此刻,就在船头上,凝望着桥,那曾经出现在他梦里的桥,那曾经无数次在梦里的想象,此刻已展现在他的眼前。一瞬间,老人仿佛回到年轻时,他曾经建过的一座桥,那是小溪上的木桥,当时的他曾经对着河流感慨,如果这是江面上的桥,那生活又将是什么样子?那▂▃▅▆█时,他没有意识到,桥,将要改&变的不只是人的生活,还有人生。老人已过不惑之年,心中一丝明镜,难掩内心深处的▪悲伤。望着那些脸上洋溢着喜悦Ⅸ之色的青年和小孩۩,他心中又产生了一丝的欣慰,他隐约感到,他那一代人失去的梦想,或许将要在这一代人中实现。想到这里,老人心中不由得感到一种莫名的欣慰,既有对于未来的欣喜,也有对于曾经的失落。

桥终于л建成了,老人如ё-同一个战士,光荣◇的退役了。这是村里的最后一位摆渡者,这个职业,或许将会消失在村民的记忆之中。╳而今,老人已弃船登岸,唯一陪伴他的,·只有那一根τ跟随了他几十年的旱烟管,他总喜欢在河边大口大口地抽着烟,望着大桥,静静地沉思着,不知是在回忆,还是在憧憬。